说生孩子不疼的男人,做过这个手术就闭嘴了

说生孩子不疼的男人,做过这个手术就闭嘴了
作者:糕妈编辑部小孙。不够成熟稳重,不够贤妻良母,但仍在努力中的过期少女。

有一些男人觉得:女人生娃,就像老母鸡下蛋一样轻松,直到他们经历了痔疮手术。

我老公就是其中之一。

那晚小朱撅着屁股,销魂地躺在床上。我还没来得及想这是什么操作呢,他就指着屁股开始哀求:“我今天下午拉的很不痛快,快帮我看看!疼死了!”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两跳:才一下午的功夫,菊花就变成了蒸香肠,还是两根!

想来小朱多年前就是一名“有痔青年”了,陆陆续续发作过几回,但这么大的痔疮还是头一回见。除了马应龙,这次他竟然主动要求吃止痛药:“没有止痛药我睡不好。”

男人就是矫情,小病小痛都忍不了。

然而这一次,我们都轻敌了。

吃了药,小朱的疼痛反而越发强烈。他站也不是、躺也不是,只能像虾一样弓着身体,头上汗珠直冒,一阵阵痛让他直打哆嗦 。

“我感觉不太对劲。”

“这次怎么痛成这样?”

“不行了,去医院……”

深更半夜跑了两家医院,我们才找到一名值夜班的肛肠科医生。当医生说出“嵌顿”两个字的时候,小朱还没来得及明白,命运早已给他准备了一份刻骨铭心的礼物。就在这里,他将获得生娃般的“奢华”体验。


那一晚,小朱靠着跪着求来的止痛针获得了一夜安眠。

临近中午,止痛针渐渐失效,小朱原本平静的脸上开始浮现恐惧的神色。

一想到待会又要经历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,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。

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疼痛一分一分地加深,恐惧一波一波地冲击着他的心理防线。终于在某一刻,他失去了理智。

图片来源:soogif

无法正常行走的小朱,像鸭子一样冲向护士台,开始对着所有人发起质问三连:

为什么不给我打止痛针?

为什么不能让我提前手术?

为什么不让医生过来给我看?!

此情此景,简直是我生娃时的写照啊。

当年那个宫口还没开全的我,不就是这种疼痛的亲历者嘛。

当宫缩越来越频繁,痛感越来越剧烈。我也是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马被拉去剖。比生理痛更可怕的,是那种对下一波疼痛马上来临的恐惧,在每一个缓解的间隙都侵蚀着我的意志。

当时的我像企鹅一样挪到护士台,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:

为什么还不能进产房?

为什么还不给我剖?

为什么还要排队打麻药?

求助的眼神看向自己老公,他却在一旁玩!手!机!心都凉透了。

苍天有眼,风水轮流转啊。

此时这个男人要求割割割的渴望,相比于女人要求剖剖剖的绝望,毫不逊色。但是眼前这个男人面对疼痛时的表现,简直让人哭笑不得。

他情绪激动,身体虚弱却依然张牙舞爪。护士告诉他,比你严重和危险的病人都还没有排上,你就回去等着吧。

小朱崩溃大哭:“你看他们有几个人像我这么疼的,这种疼法会死人的,我也需要抢救啊!”听到这话我惊呆了,无法相信这话是吵架时会把数学理论搬出来的钢铁直男说的。“快把医生叫来,求你了……”

我又同情又好笑,想发朋友圈又怕留下证据遭他记恨,只好刷一刷某宝以泄当年之愤。 

在小朱的苦苦哀求下,医生上来就是对他一顿骂:知不知道我在做手术,你这么一闹,我把病人晾在一边来安抚你,你过意的去吗?

看到医生的小朱突然像个犯了错的小孩,委屈的说:“呜……我实在是太疼了……”

这就是那个体重是我 2 倍、规律健身、看起来猛于虎的男人。在疼痛面前,一样被打回弱男子原型。而我,也终于可以像渣男一样回敬他:这有啥?不就是母鸡下蛋吗!


从手术室回来,小朱已变得安静如鸡。他的脸色在麻药的作用下恢复了平静,就像一个虚弱的产妇,安详地等待亲人的探望。可我还没来得及上前安慰,他就张开了爱提需求的嘴:“渴死我了,快给我水!

可是医生说做完手术滴水不能进。

“但我渴呀!就让我喝一滴。”

男人真的很娇气,趁着手术后作天作地。

跟护士作——

“我好饿啊,能不能再给我挂点营养液?”

“这个点滴挂的太疼了,拔了拔了。”

跟老婆作——

“帮我把床摇下去一点。”

“啊,不行,这样我快吐了(打了麻药容易吐),摇上去。”

“我好想吃点甜的,想吃大白兔奶糖,你能去买吗?”

“为什么你可以吃关东煮,我只能吃奶糖?”

跟丈母娘作——

丈母娘从家里拿了牛奶,他 100 个拒绝:这种牛奶我怕拉肚子,不喝不喝。

坐月子都不带这么娇气的。有多少女人有这个福气,生个娃得个病还有另一半端茶倒水的。要是还对婆婆嫌这嫌那,指不定又要爆发一场家庭战争。

丈母娘似乎总是比婆婆更体察一些。即使牛奶白送了,我妈依然提醒我:他都这样了,你可别一副笑嘻嘻的样子,被你婆婆看到会有想法的……

好不容易熬过了禁食期,小朱开始疯狂地要求订饭阿姨加餐。连阿姨都忍不住吐槽:吃得真多。

△小朱的菜单

小朱曾形容爱作的女人“脾气发发,就有钱花”,眼前的他是“嘴皮翻翻,就有食吃”。看你关心就予求予取,看你不乐意就卖萌卖惨。想想广大妇女同胞的产后待遇,我怒化身为恶婆婆,奚落他:同样是做手术,别人怎么没加餐?看看别人,再看看你!


小朱还在住院的某天,我回到家突然发现马桶的配置升级了。原来那朴实无华的马桶圈被无情地扔在门外,取而代之的是小朱术后曾经提到过的、自带洁身和烘干功能的智能马桶圈。

动作可真够快的啊。还没出院呢就让物业开门给安上了。

当年我术后想买个束缚带都要货比三家,他倒好,一秒下单!眼睛都不带眨的。 

△小朱的大手笔

想着终于可以回来体验梦想中的智能洁身服务了吧。还没到家,只听到轻轻的一声“啪嗒”,一坨深色的软软的东西掉在了地上。小朱惊慌失色,赶紧捂住屁股钻进了草丛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成了鸟类,排泄成了随时随地的事。我宽慰他说:“没事没事,人家产后漏尿也是这样的。”

平时在家倒还好,垫个产褥垫相安无事,出门才是个大麻烦。

某天不得不出去一趟,小朱问儿子的尿不湿在哪里。他似乎没有发现,儿子早就不用那东西了。我只好施舍了他一包姨妈巾:“呐,术后恶露就靠它。”

就这样,小朱生平第一次用上了姨妈巾,新奇地叽叽歪歪:“这个东西一点都不舒服,”还不停地让我检查他的臀部,“贴好了吧?不会被别人看出来吧?”

可是好景不长,出门一下午,小朱感到姨妈巾又粘又闷,是对他娇弱的花朵的亵渎,急不可耐要把它给摘了。找不到厕所就躲进草丛换,宁可裤子被污染,也不要贴上这么个劳什子。

“我们每个月可要用六七天呢!”

啧啧啧,娇气的男人,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如。那几天每次和他出门散步就像遛狗,一定要沿着草丛行进。要是不幸在小区里山洪暴发,搞不好还要替他铲屎。

趁着这次生病,他肆意地享受着指使我做事的快感。纸巾拿一下,水杯递一下,充电器找一下……

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,生病的小朱就是一滩烂水泥,叫不动、扶不起,纹丝不动地被吸附在床上,只有便意能把他唤起。

“女人挨一刀有多难受,坐月子有多委屈,来例假有多不方便……你现在知道了吧!小朱瘪瘪嘴,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通过老公这次痔疮发作,我算是真真切切地明白男人脆弱、爱作、娇气……相比女人有过之无不及。他们其实害怕很多东西,怕疼、怕饿、怕累,还怕虚弱的时候没人照顾。

在身体健康的时候,他们自以为无所不能,也看不上女人哼哼唧唧。一旦病痛来袭,胆子立马缩得比什么都小。

经历严重痔疮的男人,就像生过孩子的女人, 在疼痛的洗礼下,他们对生命多了几分敬畏。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很多人终其一生也不能体会另一些人的痛苦。但是总有一些契机,能让我们在某个时刻多一些互相了解。

随着创口一天天恢复,小朱也一天天生龙活虎。回想起这次经历,他说,经历了这样一次疼痛,人生已经完整了。“幸亏那几天有你,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。”

“那会儿你辛苦了。

这句话可是迟到了 4 年呐。

今天文章的作者,是我们编辑部最瘦弱的女子,目测只有 80 斤的小孙。

一出手吐槽孩子他爸,下手居然这么狠,口味居然这么重。

这篇文在咱另一个号首发后,被顶到最高赞的两条留言是:

☞莫名其妙希望老公得个痔疮,是怎么回事?

☞怎么才能让老公得痔疮?着急,在线等。

讲真,你是不是也有同感?相信今天的留言区,也一定很精彩。

都说夫妻之间,理解万岁。但就像小孙说的,生活里好些事,没有过亲身体验,还真没法感同身受。


想让老公也痛一下的,都点了在看